正在用 Spotify 播放 正在用 YouTube 播放
前往 YouTube 视频

正在加载播放器...

从 Spotify 记录音乐?

将您的 Spotify 帐户连接到您的 Last.fm 帐户,通过任何设备或平台上的任何 Spotify 应用记录您所听的一切内容。

连接到 Spotify

关闭

有新版本的 Last.fm,为确保顺畅运行,请刷新此页面。

传记

作為美國新澤西Hoboken的三人樂團Yo La Tengo的追隨者,你可以在他們身上感受到一份孜孜不倦的音樂精神。那就好比Sonic Youth般。

正如樂隊早前出版的第九張專輯I Am Not Afraid Of You And I Will Beat Your Ass,仍是多麼的讓人聽得驚豔而雀躍。

而在去年年初,Yo La Tengo則出版了Prisoners Of Love:A Smattering Of Scintillating Senescent Songs 1985-2003這套3CD精選專輯,為他們十八年來的音樂生涯來一個終極總結。曾幾何時取得「新The Velvet Underground」之美譽的Yo La Tengo,毋庸置疑是過去二十年來其中一支最重要的美國Indie-Rock / Art-Pop樂團,打造過不少美好的作品,有著他們別樹一幟的結他音樂美學。

在Prisoners Of Love這套Anthology精選之後,我們都可以預籵到跟著會是Yo La Tengo的一個重新開始。跟2003年的前作Summer Sun相隔三載,期間除了出版過Prisoners Of Love外,還有為電影Junebug及Shortbus炮製過配樂,然後便在2006年帶來了樂隊的全新專輯I Am Not Afraid Of You And I Will Beat Your Ass。

跟Summer Sun的最大分野,是I Am Not Afraid Of You And I Will Beat Your Ass為一張音樂元素極豐富的專輯,甚至多元化到每首歌曲都各有一種風格。

一切由新The Velvet Underground開始
縱使夫妻檔Ira Kaplan(主唱/結他)和Georgia Hubley(主唱/鼓)以及James McNew(低音結他)都是那甚其貌不揚的樂手,但是Yo La Tengo在一眾Indie-Rock愛好者心目中,卻是一隊地位崇高的樂團。

忘不了早年Yo La Tengo的「新The Velvet Underground」稱號,畢竟Ira的半吟半唱不難令人聯想到Lou Reed,而女將Georgia既是鼓手又有主唱故被拿來跟Maureen Tucker相提並論。更為典故的是,跟他們份屬好友的獨立電影導演Hal Hartley,由他執導的1996年影片I Shot Andy Warhol,便由Yo La Tengo扮演The Velvet Underground而成為一時佳話。

沒有甘於背負著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影子,不斷將其音樂風格置諸改良與重整,才是多年來Yo La Tengo最令人讚嘆不已之處。

走出氛圍美學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走進2000年,Yo La Tengo的最大變革,是從昔日的Shoegazer式結他噪音基因釋放出來。

就在2000年發表的And Then Nothing Turned Itself Inside Out專輯裡,正標誌著他們將其音樂推至深邃、幽悒、冷靜、內斂而氛圍化的層面,歌曲感情如細水長流、縈繞心頭,那無疑是當年他們一張脫胎換骨而來的驚艷之作。

繼後的Summer Sun專輯,亦延續了這份朦朧美氛圍,打造出這張「幽暗的夏日滑浪唱片」。

三年後重返軌道,仍是交由自1993年Painful專輯起便一直合作無間的Roger Moutenot操刀監製,I Am Not Afraid Of You And I Will Beat Your Ass是Yo La Tengo的另一次脫胎換骨。而可以肯定的是,他們要走出那種氛圍化的聲音。

每首歌曲都各有風格
I Am Not Afraid Of You And I Will Beat Your Ass是一張風格高度折衷性的專輯,多元化程度比他們的1995年經典作Electr-O-Pura有過之而無不及格。

唱片以長達十分鐘的Psychedelic-Drone-Rock曲目Pass The Hatchet, I Think I’m Good Kind開場、十一分鐘的Noisenik式歌曲The Story Of Yo La Tengo作結,實行以迷幻之音作首尾呼應。兩者間,是這次Yo La Tengo變化多端的音樂旅程。

於是在當中可以找到Beanbag Chair這首清新跳脫的Perfect-Pop,在鋼琴與弦樂下而來的動人Ballad曲目I Feel Like Going Home;Memphis Soul曲風的Mr. Tough在柔揚銅管樂下讓Ira一展他的騷靈假聲主唱;Black Flowers是一首傷感而幽美的Orchestra-Pop Ballad;The Race Is On Again猶如The Byrds的迷幻流行曲;Sometimes I Don’t Get You是另一Soulful曲目;I Should Have Known Better那如流水行雲的電風琴竟叫我聯想到Inspiral Carpets這隊Madchester班霸的歌曲;Watch Out For Me Ronnie裡他們變成了一支Garage-Blues樂團,像The Jon Spencer Blues Explosion的某些作品般;溫文爾雅時一曲The Weakest Part大可瞞騙你這是Belle & Sebastian的歌曲,甚至是從前The Boo Radleys的溫婉小品。

論風格之奇突,那會是The Room Got Heavy這首由Bongo鼓擊與迷幻Hammond Organ電風琴作主導的太空迷幻作品。近年從事了不少電影配樂工作,Daphnia便是一首很電影感的戚然憂傷樂章。

引用一位外國樂評人所言:Yo La Tengo比起坊間的Indie樂隊更愛音樂。聽到耳感豐富的I Am Not Afraid Of You And I Will Beat Your Ass,你會認同這點。

编辑此维基

API C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