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用 Spotify 播放 正在用 YouTube 播放
前往 YouTube 视频

正在加载播放器...

从 Spotify 记录音乐?

将您的 Spotify 帐户连接到您的 Last.fm 帐户,通过任何设备或平台上的任何 Spotify 应用记录您所听的一切内容。

连接到 Spotify

关闭

有新版本的 Last.fm,为确保顺畅运行,请刷新此页面。

传记

  • 出生

    1968 (50 岁)

Jon Nakamatsu(强恩中松)生在加州,今年已经41岁了。直到1997年获得范·克利本钢琴大赛金奖(为1981年以来第一名获此奖的美国人)方才成名,可谓大器晚成——如果能成大器的话。令人称奇的是,他从未有在任何正规音乐学院学习的经历,惟一的艺术类文凭居然是2000年在一个社区学院取得的。上的大学倒是如雷贯耳——斯坦福,不过本科是学德语的,然后又继续在斯坦福拿了个教育硕士,随后在一所高中教德语。他是如何能在业余性质的学习中达到如此高的钢琴水准的,就连官方网站上的传记都语焉不详。他的启蒙老师是Marina Derryberry,曾经跟Karl Ulrich Schnabel(牛人,是伟大的钢琴家Artur Schnabel的儿子,带出了红得发紫的Murray Perahia)学习过,在南加大勋伯格研究所和Leonard Stein学习作曲和配器。

获得范奖之后,Nakamatsu自然地结束了票友生涯,走上了梦寐以求的职业钢琴家之路。他的足迹遍及纽约、华盛顿、波士顿、芝加哥、巴黎、伦敦、米兰,当然还有故国的东京。在98-99音乐季,他在白宫克林顿夫妇主持的一场音乐会上演奏了可能是美国人民最熟悉的钢琴曲:乔治·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这个荣誉大概和在NFL超级碗决赛唱美国国歌差不多吧。

其实注意到这个人,是因为他在9月22日将在本城举办音乐会,弹非常流行的拉赫马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正因其流行,大师的经典版本无数,所以弄出点名堂来,也就尤其地难。Nakamatsu选择拉三,是颇需要一些勇气的。

看了这个典型的美国式的励志故事,我的第一点感叹,就是“牛人就是牛人”。他6岁开始学琴,可以说是相当地晚。估计他的父母也是抱着培养孩子兴趣的想法来让他学钢琴的,日本家庭大概也跟中国人一样,总想着让孩子学点什么东西。他长大之后也没有以钢琴为职业,但是居然能在如此长的时间里坚持不辍,一直完善提高着自己的钢琴技艺;以28岁“高龄”,仍然有心报名参加范赛,类似于年过花甲的老太太参加钢琴考级。要知道范赛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个比赛是能和柴可夫斯基(郎朗在此成名)和肖邦(李云迪在此成名)大赛媲美的国际最高水平的钢琴竞赛,但是一个连音乐学院都没上过的28 岁的叔叔却最终折桂,那些希望借此一举成名的小神童、少俊杰们肯定都羞愧得无地自容了。

第二点感叹,便是在音乐行内混饭的不易。古典音乐的唱片店里面,黄色的DG、红色的EMI自然是最吸引眼球的厂牌,PHILIPS、SONY、BMG等也不遑多让,但是对于“Harmonia Mundi”这样的标志,我相信一般的乐迷都不会给予太多的关注,更何况这种小厂牌在大卖场出现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呢。Nakamatsu就是和这家厂商签的约。我相信成为一流大厂旗下的艺术家,必然也是他的一个梦想,但是他肯定也清楚地知道,这个目标,有生之年怕是很难实现了,虽然他已经在卡内基和肯尼迪留下了自己的痕迹。实际上,这些小公司的艺术家中,肯定不乏才华出众的人,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不入“梦工厂”星探们的法眼。Nakamatsu已经很幸运了,在amazon上有他的唱片出售,也有几篇为之助威的review,但是真正去买的人,又会有多少呢?还有更多的无法得到任何厂商青睐的音乐家们呢?这种金字塔式的产业,都免不了让人顿生“一将功成万骨枯”之叹,比如职业体育(想想在意丙英乙之类联赛混饭的球员和教练们)、娱乐界(超女复活赛被淘汰的女孩们)、还有我们的学术界。

编辑此维基

不想看广告?马上订购

API C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