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用 Spotify 播放 正在用 YouTube 播放
前往 YouTube 视频

正在加载播放器...

从 Spotify 记录音乐?

将您的 Spotify 帐户连接到您的 Last.fm 帐户,通过任何设备或平台上的任何 Spotify 应用记录您所听的一切内容。

连接到 Spotify

关闭

有新版本的 Last.fm,为确保顺畅运行,请刷新此页面。

传记

  • 出生

    1679 年 十月 16日

  • 生于

    Benešov, Středočeský kraj, 捷克共和国

  • 逝世

    1745 年 十二月 23日 (66 岁)

Jan Dismas Zelenka(泽兰卡,1679-1745)应该是JS.巴赫同时代,活跃在德累斯顿的巴洛克时代著名的著名音乐家了。如果说巴洛克的话,也应该是后期巴洛克了。器乐作品的话,Zelenka与巴赫同样无论是在旋律、节奏、和声、对位法等上均代表着整个后期巴洛克作品的特有的性格特征。同时其作品的中娴熟的对位法技巧和丰富的创意也为包括巴赫在内的同时代作曲家们的称赞,是一位具有代表性的作曲家。问题是泽兰卡人生重要时期均在德累斯顿度过的,其作品和生活遗迹几乎都毁于二次大战后期盟军的轰炸。结果就是有关泽兰卡的生平纪录、作品等没有多少能够留下来多少,甚至时至今日人们还没有能够看到其形象为什么样子……。
相对于巴赫而言,Zelenka人生在我们面前更是模糊不堪,各种资料、唱片的Booklet等的记载也相当混乱,人生一些重大事件也不明确。下面的这个泽兰卡生涯的整理也只能是一个参考各种资料、唱片说明书的结果。当然也只能够作为一个了解泽兰卡的参考。1679年10乐16日,作为长子泽兰卡出生在布拉格近郊的一个叫罗诺维茨(Lounocice)的一个职业音乐家的家庭。和那个时代情况一样,许多音乐家都有祖传的音乐职业传统。泽兰卡的父亲是当地的管风琴教师兼演奏者。可以想象泽兰卡在幼年期受父亲的影响该有多大了。另外,在7人的弟妹中已知其弟杨•基里安(Jan Kilian)后来也成为了一位著名的音乐家……。

后人估计Zelenka很有可能在布拉格的叫克莱门蒂努姆(Clementinum)的耶稣会附属学校接受的教育。不但是后来泽兰卡多次为这个学校题献了许多作品,而且泽兰卡第一个有记录的作品就是产生于这个学校。作品名叫:Via laureata,虽然作品已经遗失,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一部作品,不过是在1704年在克莱门蒂努姆学校纪念赞助人,布拉格的塞尔宁伯爵(Count Cernin)的祖先光辉业绩的纪念作品。与泽兰卡青少年有关的线索也就是这些了。另外,泽兰卡的洗礼名叫卢卡斯(Lucas),这就是圣经中路加福音的路加的意思了。泽兰卡用于作品签名的名字叫迪斯马斯(Dismas),而这个名字与耶稣上十字架时同时被架上十字架的另外两人中的一人。不过不清楚泽兰卡热衷使用迪斯马斯的这个名字有什么寓意了。

比较正是的Zelenka纪录出现在1709年。这一年Zelenka担任着布拉格的哈尔丁希男爵(Baron Josef Ludvik Hartig。其后为伯爵)的宫廷乐队低音提琴演奏者的角色。而据说男爵的弟弟扬•休伯特•哈尔丁希(Jan Hubart Hartig)则是泽兰卡的资助人。以至于泽兰卡晚年依然有许多作品是呈献给这位贵族的。也就是这一年泽兰卡为克莱门蒂努姆学校创作了一部名叫 (ZWV58)的清唱剧作品。这也是现存泽兰卡作品乐谱中最早的一部作品了。在1710年(也有一说为1711年)泽兰卡以 300达拉的月薪被作为低音提琴演奏者受雇于德累斯顿宫廷的乐团。德累斯顿及其宫廷的情况曾经在一文中涉及到了,内容可参考该文。
当时的德累斯顿正是萨克森选侯国的首都,选侯就是著名的弗雷德里希•奥古斯特一世(Friedrich Augustus I,1670-1733)。这位著名的艺术资助人在位期间为德累斯顿成为欧洲著名的艺术名城而做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并取得了富有成效的结果。或许德累斯顿宫廷在1696年改信奉天主教,起码宫廷内的各种宗教仪式上必须大规模的改用天主教的音乐、声乐作品了。估计这也就是奥古斯特一世大规模招收音乐家、演奏家德客观原因了。就这样在短短的时间里,德累斯顿宫廷所拥有的乐团及音乐家们的名气已经是在整个欧洲小有名气了。可以推测,Zelenka能够被选进宫廷乐队的事情本身,也足以说明泽兰卡一定是在作为音乐家所具备的能力上具有过人的能力了。历史上一些著名的音乐家们都曾经在这个宫廷乐团仁过职。如,海因里希•舒茨、韦伯和瓦格纳等都曾经担任过这个宫廷乐团的乐队长。

1733年奥古斯特一世驾崩,王子奥古斯特二世继承王位,意大利人哈赛也就在新国王上任不久后就被宣布为新任宫廷乐团长了。可以想象这对泽兰卡来说应该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了,Zelenka随即向新国王交了一份陈情状,内容大概是表示对乐团长人选安排的不满和要求兑现代理乐团长期间的酬金的。这封信的结果到底如何不为人之了,不过泽兰卡的处境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却也是事实。……1735年泽兰卡由于其在教会音乐上的成绩,被冠以了“教会作曲家”的称号 (1736年巴赫也被冠以了此称号)。不过实际待遇上和地位上,泽兰卡的情况并没有多少改善。Zelenka这个时期的作品多少有一些意大利风格的倾向,不过听上去也仅仅是有那么一些风味儿而已,对于那些喜好意大利音乐的宫廷贵人们来说实在是算不上什么了。1736年泽兰卡再次向宫廷提出了增加月薪的请愿,不过这一次泽兰卡只字不提乐团长的事情,估计泽兰卡已经对乐团长职务归属的事情绝望了。……

渐渐的Zelenka的作品也越来越少,泽兰卡本人也渐渐的远离了宫廷音乐的第一线。哈赛也逐渐的适应了乐团长的工作,已经不需要泽兰卡的辅助了。……晚年的泽兰卡作品也渐渐的少了,用一些学者的话说就是创作近乎“枯竭”,不过还是留下了一些晚年的宗教声乐作品。有关泽兰卡的作品情况待日后另文涉及,这里要说的是1745年泽兰卡死去之后,其作品也渐渐的被人遗忘了。虽然泽兰卡的生前好友、同事皮森泰尔曾经欲将泽兰卡的一些作品送交出版社出版,不过宫廷内有乐谱不得外传的规矩,最终这样的努力也未能成。泽兰卡及其作品在一次被重新认识,也就是十九世纪对巴赫在认识的时代了。不过人们真正开始研究泽兰卡及其作品也就是二十世纪后半叶开始的事情。其中器乐曲作品的重现天日和音乐家、双簧管演奏家海因茨•霍利格尔(Heinz Holliger)的努力有关,Zelenka的那套三重奏鸣曲的著名录音就是一例。

编辑此维基

不想看广告?马上订购

API C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