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用 Spotify 播放 正在用 YouTube 播放
前往 YouTube 视频

正在加载播放器...

从 Spotify 记录音乐?

将您的 Spotify 帐户连接到您的 Last.fm 帐户,通过任何设备或平台上的任何 Spotify 应用记录您所听的一切内容。

连接到 Spotify

关闭

有新版本的 Last.fm,为确保顺畅运行,请刷新此页面。

传记

  • 出生

    1977 年 十一月 18日 (40 岁)

  • 生于

    Brooklyn, New York, New York, 美国

Fabolous。
  如果这是个帮匪饶舌歌手的艺名,未免太软了点;如果这是个情歌王子的别号,又似乎欠点温柔;如果这是个派对主义者的头衔,这名字还显得让人匪夷所思。
  Fab到底算是个什么角色?
  他不像N.W.A.那样粗鲁暴躁的大吐污言秽语,却也用柔嫩圆滑的嗓音大唱“我们是恶棍流氓 ”;他不像如今的LL Cool J那样用整张专辑搭配裸露的性感肌肉来挑逗女性歌迷,却也拉着Jagged Edge、P.Diddy一同高歌“宝贝我愿为你付出一切”;他不像Lil` Jon那样大吼着“Whuuut”大玩Crunk Rap,却也喜欢跟着节奏流畅地哼哼“这是我的派对”。Fabolous不认为这属于“四不象”,他很乐意地把自己这种“什么都有”的风格美名曰 “Ghetto Fabolous Style”。
不可抗拒
  将单词“fabulous”略略改动后作为自己的名字,这狂妄的家伙显然认为自己“无穷魅力不可抗拒”——事实是,这也正是几乎所有女性对他的一致评价。Fab长了一副早该被好莱坞网罗掉的漂亮脸蛋,六英尺三英寸的身材又恰到好处,除了一口牙不够整齐外(据说拜早年街头斗殴所赐),这个Fabolous的的确确“fabulous”。他的魅力已经无法被圈定在嘻哈国度以内。从饶舌明星纷纷爱上复古球衣到全球嘻哈分子跟风而动,Fabolous是整个风潮的始作俑者之一,而如今复古球衣已经成了嘻哈迷衣柜里的必备品。NBA与NFL联盟复古球衣代言人的身份是推不掉了,P.Diddy的Sean John作为嘻哈服饰中坚品牌,也少不了向Fabolous示好。而锐步球鞋、Boost移动通信也争先恐后地找上门来,甚至EA Sports的金牌游戏NBA Live也请他来创作主题曲,并且将Fabolous作为一名角色特别制作进了游戏之中。他迅速膨胀为一个拥有主流影响力的嘻哈新偶像,这与讨人喜欢的外表与迷人的魅力绝脱不开干系。
  但是,如果因此把Fabolous视作靠外表混饭吃的偶像艺人,却又失之偏颇。作为饶舌歌手,他的功力绝不肤浅。身在纽约这个嘻哈之都,他无法像Nas、Jadakiss等一干文字客那样将歌词玩得眼花缭乱,却也时时灵光一闪来几句巧妙的双关比喻;他的取材同Talib Kweli、Common等独立艺人一比显得狭隘单调,却也不是没有比较沉静的作品可以拿出手;而他对节奏的把握、对气息的控制,加上他嫩滑而富磁性的嗓音以及略带旋律性的唱腔,使Fabolous在听觉上成为纽约的翘楚。
  比起纽约、东岸抑扬顿挫的铿锵风格,懒洋洋的Fabolous是个异数。这种相对悠然舒展的风格最初由当年Bad Boys旗下艺人Ma$e发扬光大。带一点轻微的鼻音腔调,总是不紧不慢地行进,偶或带几句自在怡然的哼唱——在Ma$e大红大紫尽情派对的时候,这一种风格就被证明是相当受用的。Ma$e突然宣布退出饶舌圈改行当了牧师以后,Fabolous与50 Cent成了这一风格的两大代言。比起相对偏软、有时略显凌乱的后者,Fab显得更加富有能量和激情,而许多地方力求工整的韵脚配上独一无二的磁性嗓音,更使得Fabolous在可听性上达到了其他歌手难以企及的高度。2004年4月,Ma$e突然宣布重回饶舌圈。8月,退役了五年的Ma$e以《Welcome Back》专辑正式宣告复辟,有歌迷担心颇受Ma$e风格影响的Fabolous将会受到冲击。事实上,虽然同处一个类型,Fab青出于蓝胜于蓝的个人风格相对广泛而多变,具有更强的适应性和生命力。在原有基础上,Fab把懒洋洋的调子和工整连续的韵脚加以结合,许多词句甚至连续地押双韵,再用他迷人的嗓音唱出来,着实让听者的耳朵舒爽惬意。在此而外,Fab的歌词每四、五句成一组,每组歌词的句子长度力求一致,比起多数歌手“想哪押韵就哪押”的做法,经过精心打造的工整词句与整齐的韵脚相得益彰,使Fabolous的音乐显得格外具有整体感,听觉上更是教人欲罢不能,而Ma$e惨淡收场的《Welcome Back》专辑自然也就无法对Fab构成任何威胁。
作为HipHop的发祥地,纽约孕育了不胜枚举的杰出饶舌歌者,这群天才巩固了纽约在Rap版图里举足轻重的显要地位,同时也让“谁是纽约之王”成为嘻哈迷最津津乐道的话题。自从1997年Notorious B.I.G.遭枪击身亡后,纽约的王者之争就成了Nas与Jay-Z这对死敌之间的较量,几乎势均力敌的双方互有胜负,歌迷也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直到2003年Jay-Z以一张《Black Ablum》声称退役,皇冠才名义上到了Nas头上(之所以说“名义上”是因为阴魂不散的Jay-Z在“引退”后依然不时发行新单曲、四处巡回演唱,并与 RNB天王R.Kelly联手推出了《Unfinished Business》。据传稍后还将与Linkin Park推出合作专辑《Collision Course》)。31岁的Nas显然算不得年轻,纽约饶舌需要一个接班人。Fabolous并不是Talib Kweli、Mos Def这样的大热门候选,但他的确具有相当的潜质。他也许不会成为Nas那样始终凭文字游戏取胜的饶舌歌手,但良好的歌词、上耳的节奏把握、强大的制作班底、足够的宣传包装,再加上艺人自身独特的风格与逼人的魅力——Fab所具备的全部优势,不正是流行取向的Jay-Z赖以成功的所有要素么?
  John Jackson在为自己取艺名Fabolous时并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这几个字母会与Jay-Z这样响当当的名号给放在一起。他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喜欢饶舌的孩子而已,出于爱好在街头做Freestyle即兴表演,却被专业经纪人相中。一个普通的星期一,经纪人告诉他当晚有机会去电台Monday Night Mixtape节目进行试音表演,表现出色将有望获得一纸唱片约。Fabolous对此话并没有当真,只是感到尝试一下本也无妨。当天下午简单构思了数段歌词后,Fabolous踏上了通往辉煌的路途。节目主持DJ Clue,Mixtape DJ之王;嘉宾N.O.R.E.,重量级饶舌歌星——Fab进入录音室这才意识到,“事关唱片约”此话当真。多少感到意外的他一面后悔下午没有多做准备,一面努力回忆着自己先前的构思。好在Clue并没有要求他与N.O.R.E.直接对战,而是在同一段音乐上各自Freestyle即兴发挥,这让 Fabolous轻松许多,而他随后的优异表现也多多少少受益于此。他的歌词有聪明的比喻,一面也不忘机智诙谐地夸耀自己,初出茅庐就能抢 N.O.R.E.的风头,让Clue也颇感意外。而他那独具个人特色的气息控制、节奏把握能力更是让Mixtape DJ之王激赏不已:“没有亲自听过他的水平如何,我通常是不会放人上节目。这孩子是个例外,事后也证明了他的确没有辜负经纪人的大力推荐。”这之后不多久,DJ Clue推出的Mixtape CD背面就开始一再出现Fabolous的名字,这个时候,18岁的他已经是Desert Storm厂牌下的旗舰艺人。
  以一个孩子为主打,DJ Clue此举让人多少感到他这是在拿自己刚刚成立的唱片公司开玩笑。然而Fabolous在数张Mixtape合辑中的优异表现很快证明了Clue的眼光,也让这个新人迅速站稳脚跟,建立起自己的名声。不久,RNB女歌手Lil` Mo邀请Fab在“Superwoman 2”之中客串一曲。在这首热门单曲窜红之后,Fabolous也随着声名鹊起,从RNB歌手Jimmy Cozier、Mariah Carey到702、Macy Gray,Mary J. Blige,Fabolous成了各大艺人的首选客串嘉宾。这边高烧不退,一首《Can`t Deny It》却来火上浇油。Fabolous的东岸形象与迷人的独特饶舌唱腔,Nate Dogg柔中带刚、深沉悠远的西海岸大师级G-Funk哼唱,在制作人Rick Rock的调教下成了疯狂横扫全美电台的大热单曲,一路杀进Billboard热门饶舌榜第11名,《Rolling Stone》杂志更是将Fab评价为“既有性感的外貌又不失音乐技巧的嘻哈天才”。趁热打铁的Clue与制作伙伴Duro随即宣布2001年9月11日发行Fabolous的处女专辑《Ghetto Fabolous》。请来Ja Rule、Jagged Edge、Lil` Mo、Nate Dogg献声助战,加上Rockwilder、The Neptunes、Just Blaze、Timbaland、Rick Rock这样的制作班底压阵,虽然发行日期很不巧地与老大哥Jay-Z的《The Blueprint》(后来被重要HipHop杂志《The Source》选入五星经典专辑之列)撞了车,Fabolous这个新人还是卖到了骄人的白金销量。
Fabolous很聪明。虽然没有能力端出一桌满汉全席,他显然非常清楚多元化的重要性。一张16首歌的大碟,各色口味都能在他这里得到满足。一如专辑名称“Ghetto”所强调,出身布鲁克林区的Fab使用相当数量的曲目来刻画自己的街头形象:从一开头鼓点硬朗的《Click & Spark》、《Keepin' It Gangsta》到充斥帮匪歌手Ja Rule粗硬嗓门的《Ride For This》,再到特别隐藏曲目《Gotta Be Thug》。专辑末尾的《The Bad Guy》更是拉来模仿高手“Pain In Da Ass”,再现了对嘻哈文化有深入影响的帮匪电影《Scarface》(内地译作“疤面煞星”)当中四段经典独白,穿插在歌曲之中。“Pain In Da Ass”将影片主角,大毒枭Tony“Scarface”Montana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又将原来的独白内容针对Fabolous略加篡改,一下子就把这个相貌靓丽的22岁小伙渲染成冷血而自我中心的霸痞。而第一主打《Can't Deny It》和Timbaland操刀的《Right Now & Later On》,除了继续竭力深化帮匪形象外,Fabolous还大肆鼓吹成名后的奢侈生活,《We Don't Give A F***》也属于这一类“显摆炫耀”型歌曲。《Ma' Be Easy》听起来像是一首唱给女孩的RAP,在歌词中Fab略显得意地劝戒着那些打他钞票主意的女孩子们趁早死心——可说白了,这小子只是在变着法儿炫耀自己财大气粗倍受女孩追捧。至于《Get Smart》和另一首隐藏曲目《If They Want It》,也都在此之列。如果说这些歌的取向使男性歌迷对专辑青眼有加,那么Jaged Edge协助煽情的《Trade It All》与请来Lil` Mo友情客串的《Take You Home》绝对是对女歌迷的强烈诱惑,前者以表现卓著的歌词取胜,后者则凭借Lil` Mo在高潮部分重新演绎16年前Lisa Lisa唱红的一句“I Wonder If I take You Home”,轻松虏获了大批歌迷。情歌之外,专擅炮制热门单曲的The Neptunes带来了一曲节奏较快的派对歌曲《Young'n》,采用派对里“call-and-response”的形式大炒气氛(所谓call- and-response即饶舌歌手在现场演出时,向台下观众煽情呼喊,心领神会的观众会在饶舌歌手的带动下回应着呼喊,形成台上喊一声,台下随即跟着喊一声的热烈场面),一度在Billboard饶舌单曲榜上停留在第八的位置。在所有这些轻浮躁动的歌曲之外,一首沉静而深入的《One Day》显得非常突出。一反整张专辑的基调,伴着细碎的钢琴和Fab轻声的随意哼唱,这个耀眼的优质偶像一点一点回首成名前的自己与浮躁的今日,道出了一夜成名带来的变化与痛苦。虽然平白,却因为感情真挚反倒成为专辑中最受好评的几首歌曲之一。
  从婉约的情歌唱到疯狂的派对,从帮派匪徒化作抒情诗人——这当然可以叫作风格飘忽不定缺乏一贯性,但以销量而言,Fabolous的战术大获全胜,所以现在这被叫作“全面”。
Fabolous很聪明。虽然没有能力端出一桌满汉全席,他显然非常清楚多元化的重要性。一张16首歌的大碟,各色口味都能在他这里得到满足。一如专辑名称“Ghetto”所强调,出身布鲁克林区的Fab使用相当数量的曲目来刻画自己的街头形象:从一开头鼓点硬朗的《Click & Spark》、《Keepin' It Gangsta》到充斥帮匪歌手Ja Rule粗硬嗓门的《Ride For This》,再到特别隐藏曲目《Gotta Be Thug》。专辑末尾的《The Bad Guy》更是拉来模仿高手“Pain In Da Ass”,再现了对嘻哈文化有深入影响的帮匪电影《Scarface》(内地译作“疤面煞星”)当中四段经典独白,穿插在歌曲之中。“Pain In Da Ass”将影片主角,大毒枭Tony“Scarface”Montana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又将原来的独白内容针对Fabolous略加篡改,一下子就把这个相貌靓丽的22岁小伙渲染成冷血而自我中心的霸痞。而第一主打《Can't Deny It》和Timbaland操刀的《Right Now & Later On》,除了继续竭力深化帮匪形象外,Fabolous还大肆鼓吹成名后的奢侈生活,《We Don't Give A F***》也属于这一类“显摆炫耀”型歌曲。《Ma' Be Easy》听起来像是一首唱给女孩的RAP,在歌词中Fab略显得意地劝戒着那些打他钞票主意的女孩子们趁早死心——可说白了,这小子只是在变着法儿炫耀自己财大气粗倍受女孩追捧。至于《Get Smart》和另一首隐藏曲目《If They Want It》,也都在此之列。如果说这些歌的取向使男性歌迷对专辑青眼有加,那么Jaged Edge协助煽情的《Trade It All》与请来Lil` Mo友情客串的《Take You Home》绝对是对女歌迷的强烈诱惑,前者以表现卓著的歌词取胜,后者则凭借Lil` Mo在高潮部分重新演绎16年前Lisa Lisa唱红的一句“I Wonder If I take You Home”,轻松虏获了大批歌迷。情歌之外,专擅炮制热门单曲的The Neptunes带来了一曲节奏较快的派对歌曲《Young'n》,采用派对里“call-and-response”的形式大炒气氛(所谓call- and-response即饶舌歌手在现场演出时,向台下观众煽情呼喊,心领神会的观众会在饶舌歌手的带动下回应着呼喊,形成台上喊一声,台下随即跟着喊一声的热烈场面),一度在Billboard饶舌单曲榜上停留在第八的位置。在所有这些轻浮躁动的歌曲之外,一首沉静而深入的《One Day》显得非常突出。一反整张专辑的基调,伴着细碎的钢琴和Fab轻声的随意哼唱,这个耀眼的优质偶像一点一点回首成名前的自己与浮躁的今日,道出了一夜成名带来的变化与痛苦。虽然平白,却因为感情真挚反倒成为专辑中最受好评的几首歌曲之一。
  从婉约的情歌唱到疯狂的派对,从帮派匪徒化作抒情诗人——这当然可以叫作风格飘忽不定缺乏一贯性,但以销量而言,Fabolous的战术大获全胜,所以现在这被叫作“全面”。
Fabolous很聪明。虽然没有能力端出一桌满汉全席,他显然非常清楚多元化的重要性。一张16首歌的大碟,各色口味都能在他这里得到满足。一如专辑名称“Ghetto”所强调,出身布鲁克林区的Fab使用相当数量的曲目来刻画自己的街头形象:从一开头鼓点硬朗的《Click & Spark》、《Keepin' It Gangsta》到充斥帮匪歌手Ja Rule粗硬嗓门的《Ride For This》,再到特别隐藏曲目《Gotta Be Thug》。专辑末尾的《The Bad Guy》更是拉来模仿高手“Pain In Da Ass”,再现了对嘻哈文化有深入影响的帮匪电影《Scarface》(内地译作“疤面煞星”)当中四段经典独白,穿插在歌曲之中。“Pain In Da Ass”将影片主角,大毒枭Tony“Scarface”Montana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又将原来的独白内容针对Fabolous略加篡改,一下子就把这个相貌靓丽的22岁小伙渲染成冷血而自我中心的霸痞。而第一主打《Can't Deny It》和Timbaland操刀的《Right Now & Later On》,除了继续竭力深化帮匪形象外,Fabolous还大肆鼓吹成名后的奢侈生活,《We Don't Give A F***》也属于这一类“显摆炫耀”型歌曲。《Ma' Be Easy》听起来像是一首唱给女孩的RAP,在歌词中Fab略显得意地劝戒着那些打他钞票主意的女孩子们趁早死心——可说白了,这小子只是在变着法儿炫耀自己财大气粗倍受女孩追捧。至于《Get Smart》和另一首隐藏曲目《If They Want It》,也都在此之列。如果说这些歌的取向使男性歌迷对专辑青眼有加,那么Jaged Edge协助煽情的《Trade It All》与请来Lil` Mo友情客串的《Take You Home》绝对是对女歌迷的强烈诱惑,前者以表现卓著的歌词取胜,后者则凭借Lil` Mo在高潮部分重新演绎16年前Lisa Lisa唱红的一句“I Wonder If I take You Home”,轻松虏获了大批歌迷。情歌之外,专擅炮制热门单曲的The Neptunes带来了一曲节奏较快的派对歌曲《Young'n》,采用派对里“call-and-response”的形式大炒气氛(所谓call- and-response即饶舌歌手在现场演出时,向台下观众煽情呼喊,心领神会的观众会在饶舌歌手的带动下回应着呼喊,形成台上喊一声,台下随即跟着喊一声的热烈场面),一度在Billboard饶舌单曲榜上停留在第八的位置。在所有这些轻浮躁动的歌曲之外,一首沉静而深入的《One Day》显得非常突出。一反整张专辑的基调,伴着细碎的钢琴和Fab轻声的随意哼唱,这个耀眼的优质偶像一点一点回首成名前的自己与浮躁的今日,道出了一夜成名带来的变化与痛苦。虽然平白,却因为感情真挚反倒成为专辑中最受好评的几首歌曲之一。
  从婉约的情歌唱到疯狂的派对,从帮派匪徒化作抒情诗人——这当然可以叫作风格飘忽不定缺乏一贯性,但以销量而言,Fabolous的战术大获全胜,所以现在这被叫作“全面”。
Fabolous很聪明。虽然没有能力端出一桌满汉全席,他显然非常清楚多元化的重要性。一张16首歌的大碟,各色口味都能在他这里得到满足。一如专辑名称“Ghetto”所强调,出身布鲁克林区的Fab使用相当数量的曲目来刻画自己的街头形象:从一开头鼓点硬朗的《Click & Spark》、《Keepin' It Gangsta》到充斥帮匪歌手Ja Rule粗硬嗓门的《Ride For This》,再到特别隐藏曲目《Gotta Be Thug》。专辑末尾的《The Bad Guy》更是拉来模仿高手“Pain In Da Ass”,再现了对嘻哈文化有深入影响的帮匪电影《Scarface》(内地译作“疤面煞星”)当中四段经典独白,穿插在歌曲之中。“Pain In Da Ass”将影片主角,大毒枭Tony“Scarface”Montana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又将原来的独白内容针对Fabolous略加篡改,一下子就把这个相貌靓丽的22岁小伙渲染成冷血而自我中心的霸痞。而第一主打《Can't Deny It》和Timbaland操刀的《Right Now & Later On》,除了继续竭力深化帮匪形象外,Fabolous还大肆鼓吹成名后的奢侈生活,《We Don't Give A F***》也属于这一类“显摆炫耀”型歌曲。《Ma' Be Easy》听起来像是一首唱给女孩的RAP,在歌词中Fab略显得意地劝戒着那些打他钞票主意的女孩子们趁早死心——可说白了,这小子只是在变着法儿炫耀自己财大气粗倍受女孩追捧。至于《Get Smart》和另一首隐藏曲目《If They Want It》,也都在此之列。如果说这些歌的取向使男性歌迷对专辑青眼有加,那么Jaged Edge协助煽情的《Trade It All》与请来Lil` Mo友情客串的《Take You Home》绝对是对女歌迷的强烈诱惑,前者以表现卓著的歌词取胜,后者则凭借Lil` Mo在高潮部分重新演绎16年前Lisa Lisa唱红的一句“I Wonder If I take You Home”,轻松虏获了大批歌迷。情歌之外,专擅炮制热门单曲的The Neptunes带来了一曲节奏较快的派对歌曲《Young'n》,采用派对里“call-and-response”的形式大炒气氛(所谓call- and-response即饶舌歌手在现场演出时,向台下观众煽情呼喊,心领神会的观众会在饶舌歌手的带动下回应着呼喊,形成台上喊一声,台下随即跟着喊一声的热烈场面),一度在Billboard饶舌单曲榜上停留在第八的位置。在所有这些轻浮躁动的歌曲之外,一首沉静而深入的《One Day》显得非常突出。一反整张专辑的基调,伴着细碎的钢琴和Fab轻声的随意哼唱,这个耀眼的优质偶像一点一点回首成名前的自己与浮躁的今日,道出了一夜成名带来的变化与痛苦。虽然平白,却因为感情真挚反倒成为专辑中最受好评的几首歌曲之一。
  从婉约的情歌唱到疯狂的派对,从帮派匪徒化作抒情诗人——这当然可以叫作风格飘忽不定缺乏一贯性,但以销量而言,Fabolous的战术大获全胜,所以现在这被叫作“全面”。
出色的处女专辑后,这个烫手的新人就与Jay-Z、Snoop Dogg等天皇巨星一起巡演。还不等一路风光完,两首新单曲又席卷而来,与Tamia合作的《Into You》,还有与老朋友Lil` Mo、新人RNB歌手Mike Shorey共同打造的《Can’t Let You Go》都以强劲的势头攻占了各大排行榜的头等坐席,在Billboard单曲大排行榜上,两首歌都曾拿下第四的骄人战绩。有这两首大热单曲保驾,2003 年3月4日的《Street Dream》专辑自然没有任何意外地再一次轻松大卖。
  更庞大的客串阵容与华丽的音乐制作使《Street Dream》能轻松攻下一双双挑剔的耳朵。但综观整张专辑,取材面变得比处女作更加狭窄,而原本就并不如何的思想深度,这一次几乎彻底被派对与自我吹嘘取代。金牌制作人Kanye West执刀的《My Life》采样了Mary J. Blige当年处女专辑《What's the 411》中的音乐,神奇地让Fab在一首歌中既给人舒缓的印象,又不失硬朗的感觉。而穿插在《Bad B*tch》背景中的吉他音与Fab本人庸懒悠闲的风格契合得恰倒好处,同样是一首耐听的歌曲。制作人Just Blaze在《Can’t Let You Go》中的表现已经由各大榜单作了最好的肯定,Rick Rock富于动感的《Not Give a Fuck》、Tone & Poke的《Call Me》和派对歌曲《Damn》都是听觉上繁复华丽的上乘之作,连素来有量没有质的DJ Clue和Duro两人,也在西海岸大佬Snoop Dogg客串的《Up On Things》中表现优异,而他们的另一首作品《Into You》更是大有斩获成绩斐然。请来大姐大Missy Elliot的《Sickalicious》、同门师弟Paul Cain参与表演的《Why Wouldn't I》都是制作优良的歌曲。特别收录的两首附送曲目分别是上张专辑中倍受好评的《Keepin It Gansta》与《Trade It All》——当然都是请来丰富客串嘉宾的再混音Remix版本,前者请来了东岸帮匪饶舌大将Styles P与Jadakiss,还把硬核说唱两人组M.O.P.一并拉了来,开列出这样一个名单,且不说歌词的火力,一看便让人着实感到“Gangsta”,而后者除了原先的RNB组合Jaged Edge外,把专擅流行说唱的吹牛老爹也请来凑了个热闹。《Street Dream》的豪华班底是个名副其实的“梦之队”,而以两首情歌为主打更是深得主流青睐,Fabolous在销量上又一次做了大赢家。
  但是,虽然发行专辑时就一再强调“这一次我加入了许多个人的成长经历和体验”,歌迷听到的还是那个极尽显摆之能事的Fabolous。他对节奏的把握、对气息的驾御和嫩滑的声线依然让他显得出挑,但作为一个优秀饶舌歌手最基本最关键的要素,他的作词能力相对而言显得较为薄弱,题材更是恶俗陈腐,这在《Street Dream》发行八个月后上市的《More Street Dreams Vol 2 - The Mixtape》当中再度得到印证。如果说惯常的Mixtape专辑是游击队野战军,那么这一张混音专辑因为Elektra正统的发行渠道而显得好比正规军一般,DJ Clue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在每首歌曲中恼人地大嚎自己的名字。专辑全部由再混音作品构成,大多是Fab旧歌配新词,或者是将其他艺人的音乐拿来填上自己的词(有时会保留其他艺人的部分演唱)。因为采用了Mixtape的形式,一张专辑很轻易就拼凑成形,而最初靠Clue的Mixtape打拼天下的 Fabolous在这一次依然没有求变的迹象,永恒的话题似乎只有一个:我的日子永远“Fabolous”。
  凭着《Street Dream》的主流影响力,《More Street Dreams Vol 2 - The Mixtape》的销量还是很轻松地被抬了上去,但有些死硬嘻哈迷颇不买帐,并且开始对这位一度享有“纽约未来”光环的Fabolous感到失望。“只懂得唱歌给女人听”、“为金钱向主流下跪”等批评变得不再鲜见,Fab太过于流行取向使许多纯粹的嘻哈乐迷开始掉头而去。
2004年夏,Fabolous再度出击。一首名为《Breathe》的新歌出现在DJ Clue的《Mixtape After Tommorrow》合辑之中。很快,这首歌旋风一般横扫街头并在互联网上疯狂流传,大小嘻哈论坛都能看到有人向其他乐迷推荐《Breathe》的帖子,各大嘻哈网站也纷纷推出在线试听。几乎所有歌迷在听过之后都点着头叹服Fabolous这一回把文字游戏玩到了家,同时也对Just Blaze震撼性地优异制作大加赞赏。歌词在大量运用比喻、双关等手法的情况下,依然很好地兼顾到了韵脚,甚至Fab常使用的双韵脚也一再出现,各句长度也工整统一,无论从歌词上、制作上还是他向来擅长的听觉感受上,《Breathe》都是一首几近完美的作品。选材上,Fab的深度依然相对有限,甚至细看这首歌,他的恶俗话题还是没有改变。新歌里的Fabolous仍旧是在吹嘘着自己如何优秀,饶舌功力又何等深厚——没错,他的确还是在吹嘘,但吹牛一旦上了水准都能摇身变作“神话故事”,Fab这么做——只要做得够好,未为不可。
  到了9月,《Breathe》开始正式打榜,MV在MTV、BET等主要电视频道播到发烧。同当年处女专辑借势大热门《Can`t Deny It》如出一辙,全新专辑《Real Talk》也紧随着势头凶猛的单曲定于11月9日上市发行。有如此烫手的单曲护驾(截止笔者发稿,《Breathe》已经在Billboard饶舌榜单停留七周之久,目前高居榜眼位置,预计未来数周内仍将持续强劲势头),《Real Talk》尚未发行就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白金专辑。至于Fabolous专辑“客串嘉宾全明星”这一“优良传统”,这次也不能例外地得到发扬光大,《It's All Right》有雷鬼歌星Sean Paul;Thara毫不吝啬地在《single ladies anthem》、《Shake It》两首歌曲中尽情发挥;《Get Down》请来了南部重头饶舌歌手T.I.;《Holla at Somebody Real》自然却不了老拍档Lil' Mo;当年《Can`t Deny It》中Nate Dogg悠远销魂的G-Funk唱腔在《Po Po》中再度响起;而曾在《Young`n》中合作过的Neptunes成员Pharrell Williams在这次的《Tit 4 Tat》当中亲自上阵唱起Rap;甚至影星Eddie Murphy的兄弟、“Chapelle's Show”电视栏目主持Charlie Murphy也在歌曲《Church》当中助了Fab一臂之力。
  冷眼观察毒品如何侵蚀黑人街区的《Can You Hear Me》、控诉警察滥用职权欺压黑人的《Po Po》和生动描绘黑人贫民区日常生活的《In My Hood》是三首相对深刻的作品,Fab在第三张大碟的选题上多少呈现出些许求变的趋势。但从第一主打《Breathe》到《123(Real Talk)》,从《baby》到《Holla at Somebody Real》,他那流行取向的“Ghetto Fabolous”风格并没有根本性的转变。他继续边唱情歌边开派对,一面宣称自己是帮匪一面吹嘘自己多High多Fly,偶而玩一下深沉之后,他还是那个逃不脱恶俗主题的Fabolous。
  但如同所有为《Breathe》疯狂的嘻哈分子,如同所有买下《Real Talk》专辑的歌迷一样,终日自吹自擂的他的确颇有些恶俗——但你得承认Fabolous的饶舌技巧确实算得上强,你得承认他的音乐自有其独到之处,并且——他也确实恶俗得很招人喜欢。
《From Nothin' to Somthin'》是Fabolous的第四张正式专辑,与上张《Real Talk》隔了三年。在美国上市第一周,本张《From Nothin' to Somthin'》以15万9千张的销量成绩获得了Billboard 200专辑榜的亚军,创造了他在Billboard 200专辑榜中的最好成绩。2004年,《Real Talk》在上榜首周以17万9千张的销量成绩排在Billboard 200专辑榜的第六位,而他此前打榜成绩最好的专辑是2003年的《Street Dreams》,曾获得Billboard 200专辑榜的季军。
  这张《From Nothin' to Somthin'》是Fabolous与Def Jam公司签约后发行的第一张专辑。新厂牌带来了新气象,在这张专辑中,Fabolous得到了纽约布鲁克林老乡、Def Jam老总Jay Z和其他一些业界大腕的鼎力相助。在Jay-Z的号召下,Def Jam旗下当红的R&B女星Rihanna、有“R&B神童”之称的Ne-Yo、以及Akon、Lloyd、Swizz Beatz和Junior Reid都前来为Fabolous捧场。Akon不仅在《Change Up》中献唱,而且还带来了他个人厂牌签约的两位歌手T-Pain和Red Cafe。此外,亚特兰大MC Young Jeezy的加入为本张专辑注入了一些南方口音。
  一直很有实力的Fabolous由于缺乏包装和公司的支持而并没有大红大紫,这次他终于得到了Def Jam公司的大力支持,而这张《From Nothin' to Somethin'》也可以看作是他出道以来最出色的专辑。

编辑此维基

不想看广告?马上订购

外部链接

API C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