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用 Spotify 播放 正在用 YouTube 播放
前往 YouTube 视频

正在加载播放器...

从 Spotify 记录音乐?

将您的 Spotify 帐户连接到您的 Last.fm 帐户,通过任何设备或平台上的任何 Spotify 应用记录您所听的一切内容。

连接到 Spotify

关闭

有新版本的 Last.fm,为确保顺畅运行,请刷新此页面。

传记

腰乐队成立于1998年12月6号,吉他和鼓手是在医院工作,主唱在烟厂,贝司是个体户。2005年,腰乐队自费录制的第一张正式专辑《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获得第六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年度最佳新乐队提名。到了2008年,他们的第二张正式专辑《他们说忘了摇滚有问题》又成功入围“最佳摇滚艺人”等奖项的提名名单。

与获得这些高不成低不就的荣誉相比,2007年《腰乐队至雪山音乐节的公开信》似乎更加耀眼。在公开信里,腰乐队主唱刘涛表示要退出本届音乐节,他说:“腰只是以行动,算表个态:中国有那么个不爱扎堆不爱热闹不爱团结的小乐队。”

极为发达的刑讯手段、铁路硬座的拥挤与窘迫、不再勤于挥手的领袖、残酷的日常喜剧、善于遗忘的国民性、娱乐至死的大众文化……这些都是腰的作品里常见的对象——它们如此真实而普及,你甚至不能称它们为意象。与这样一支乐队谈摇滚,一方面很过瘾,因为他的思路有一股浓重的西部土地的味道,是泥土里奋力生长的骨头;另一方面你得谨慎,因为一不小心,你可能就成为他所批判的对象。

冷僻、简约的性格,从刘涛的博客也可以看出。他的博文常常言简意赅,自己跟自己玩儿,比如最新的一篇博文里,就一句话:“宁要个体独立的草,不要集体主义的苗。橫批:仁宝走好。”

鉴于他们的“有着难言之隐的摇滚”,本期不做过多论述,特将和刘涛的对话摘录如下。如果用一句话描述听腰的感受,我还是借用他们的歌词:

“和青春英雄说再见。”

编辑此维基

不想看广告?马上订购

API C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