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用 Spotify 播放 正在用 YouTube 播放
前往 YouTube 视频

正在加载播放器...

从 Spotify 记录音乐?

将您的 Spotify 帐户连接到您的 Last.fm 帐户,通过任何设备或平台上的任何 Spotify 应用记录您所听的一切内容。

连接到 Spotify

关闭

有新版本的 Last.fm,为确保顺畅运行,请刷新此页面。

传记

  • 出生

    1981 年 五月 30日 (37 岁)

張懸Deserts Xuan,1981年5月30日-)是一名台湾创作歌手,本名焦安溥,出生於臺北。
二十歲時曾經和唱片公司簽下合約,但因唱片公司問題而未發行專輯。此後在臺北各大Live House演唱,漸漸打開知名度;2006年6月9日發行第一張個人專輯。張懸是前地下樂團Mango Runs的女主唱;2008年,她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樂團Algae,再度擔任女主唱。
張懸的家族四代裡皆為知名法律界人士。初出道時傳媒常以焦仁和(海基會前任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及中華民國前任行政院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之女為題介紹張懸。其母談海珠曾身兼教育界及社會團體職務,乃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前身為國立台北師範學院)語文教育學系系主任及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委員。祖父為前臺灣高等法院院長及前最高法院檢察署首席檢察官焦沛樹,而曾祖父則是畢業於天津法政學堂的中國第一代律師焦殿魁。
張懸另有一個當古典樂評論人的哥哥焦元溥,妹妹為焦慈溥。
張懸時常聲援許多社運議題,包括中科搶農民用水、反核,她曾參加台北同志遊行表達對同性戀權益的支持,2012年7月前往台東參與反美麗灣音樂會演出。2012年神的遊戲專輯裡一曲玫瑰色的你便是獻給社運人士。

  • 2011年12月,中國廣東省汕尾市烏坎村爆發因官員腐敗,當地村民組織大規模示威遊行,並成立民主自治政府,引發中共當局調集大批軍警干預,是為烏坎村事件。張懸當即在大陸豆瓣網FACEBOOK上連續發表文章,聲援大陸烏坎村民,並要求歌迷不要顧慮她的個人演唱事業,而盡一切可能守護社會正義。

  • 2012年8月5日,張懸在臺中勤美誠品,與專輯同名之「神的遊戲」演唱會演唱安可曲城市之後,發表了一段對於「旺中事件」的演說,其中強調:「新聞媒體的自由,其實在於群眾的選擇上面……重要其實是我們要做出是我們自己群眾的選擇跟示範。讓NCC的各式各樣的審查制度,可以因為看見民意的訴求,而真的被迫導向一個比較健全而且比較審慎,而且不能夠再輕易地私相授受,回到一個正常的管道上面,這樣國家機制才­能夠真正的運作,而不是空有其名」、「通常控制我們的,其實是財團跟超­級企業,每一個人其實都是在某一個機制下面被運作,被要求服務與工作……,如果有五十個、五百個歌手跟我一樣,歌手就是不會因為這樣的言論被封殺的,就是沒有封殺­這件事情了……。付出你們的選擇跟聲音,千萬不要流於意識形態的鬥爭…….,更重要的,其實是我們­在尊重每一個在努力的記者背後,我們其實反過來用民眾的身份,要去維護新聞媒體文化的自由與健全,這樣所有的新聞媒體工作者,也才能回覆給我們更好的節目、更好的報導,跟­一個真正宏觀而且公平的報導立場。」
    2013年11月2日,台湾歌手张悬在英国开唱,她接过第一排台湾学生手上的青天白日旗,
    张悬演示会展示青天白日旗
    张悬演示会展示青天白日旗
    此举引起台下大陆留学生不满。
    张悬2日前往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演出,她看到第一排的台湾学生手持青天白日旗,张悬把旗子接过来介绍说“是从我的家乡来的‘国旗",让现场大陆留学生直呼。“现场有大陆学生在,No politics today(今天不谈政治)”,当时张悬回应“这不是政治,这只是一面旗子”。
    此举引起现场大陆留学生不满,留学生遂在网上发文,直指她有“台独”思想。此文一出,引起热烈讨论,更有人发起抵制她年底的北京演唱会,张悬则在Facebook表示:“我愿承担一切损失自行取消演唱会。”
    张悬在英国演唱现场展示青天白日旗的事情,已经引发大陆学生不满,有大陆学生表示“作为一个说话有影响力的明星,把这事儿放台面上说是不是太过了”。
    2013年11月5日,张悬本人回应
    2013年11月5日中午,张悬中午在Facebook上发文表示,当天演出多以华人学生为听众,她在演出进行中看见前排的台湾学生带来了旗子还有写她名字的灯牌,两者她在演出中都有拿上台,并非刻意预谋或有心拿出来定义这场演出。
    同日,张悬在微博上回应这场风波,原文如下:“
    给亲爱的大家与各界,昨夜凌晨抵达台北,各界已有传达给我此次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演出风波,请容我简单说明目前的状况,对于版面管理,我与管理员此次不会将任何激烈的字眼与言论删除,我的声明和针对个别问题的回复分作两篇,
    内容所言我诚心写下并对它们负责,希望以此与各界交流。
    当天演出多以华人学生为听众,我在演出进行中,看见前排的台湾学生带来了“国旗”还有写我名字的灯牌,两者我在演出中都有拿上台,并非刻意预谋或有心拿出来定义这场演出。因为见到台下的英文听众,所以说到了这是从我的家乡来的“国旗”,话还没有说完,即有观众以英文发言“no politics today”,我相信我的发言被误解,所以停下来对话,尝试说明
    “it's just flag presenting where these students and i are from, and it's not politics.”
    我知道我在与华人学生对话,但仅以英文发言,我当时无从得知她是何地而来的学生,我并不是因其身分而回复我的看法。
    因为我的发言被打断,在现场大家都听得到的情况下,我希望能完成这个对话,
    期间我是诚心在说明“我从来不会因为看到任何地方来的旗子而觉得被冒犯或不开心”。
    “i truly hope that someday, in somewhere,at some places and to anybody,
    we can always talk about anything to each other and we can always listen.
    目的是为了希望传达,“我们(不是发言者,而是我们都会有的)的许多观念,有时候并不是我们自己的,而是我们各自被教育或听来的,所以我们有时才会回避政治,或是避免讨论任何有不同立场的话题以为是尊重,但因此我们反而永远没有机会平静下来,或是有机会互相了解。”
    “如果我们能够因为体会过自己的生命是独立的,所以能够去体会于是尊重另一个哪怕截然不同的个体,那我们将有机会不必忌讳所以回避什么话题,我们会有只是消费以外的交流与交集。”
    说这些话不是傲慢或讽刺,我也在当场主动表明“if you wish to speak, i'm always listening. Really.”如果在我说明完后听众还会发言,请相信我一定会把麦克风交给她。
    场地不大,我们交流的过程现场大家都听得到,影片虽看来是我拿着麦克风,但我们是在对话,也许眼前是段血淋淋,不高明的对话,但我依然认为这是一个对话,一个常常在发生的对话,现场我毫无讽刺与傲慢的念头与口气,当下也并非使用长长的叙述企图反击,我一心希望能尝试完整说明这个对话的意义,绝非所谓文化霸凌。
    我有在后来看到这位学生的微博文章表达她的愤怒,因此我在此文不是为了强迫她接受“对话”这个解读,仅以诚心说明我个人当时抱持着的心态。
    旗帜,凤梨酥,台湾米,高山茶和繁体字,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它们都代表着我来的地方,我在哪里看到它们,永远都会是感激,认同和思念。我当然知道“国旗”是敏感的,和许多人一样,我也为我的身份认同想了很多年,但我不愿意逃避交流的机会,或逃避它们对不同的彼此来说目前是什么。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去塑造与目睹它们以后会是什么。
    请相信我与我所受的教育,都不是为了轻易划分种族或族群,反而是为了诚心真实去看待所有同与不同的事。
    成年后,我决定我必须永远要比政治的教育更平静看待这件事,我的认同与看见“国旗”的开心,从不是为了诋毁不同意见的人的价值观,我跟外国听众怎么分享,就会带着同样的心意跟任何华人听众分享,没有一丝嘲讽与不敬。
    这是我的说明,愿与各界互动,个别问题我将在下篇尽心回复,另外回复一些听众对演唱会现况的询问,如果在说明后也无法让普遍各界感受我做演唱会不是为了一边伤害别人一边赚钱,而舆论已做了约定,各界无法平心看待事情真正经过与我禀持的对话心意,不必等到票房回馈,我愿承担一切损失自行取消演唱会,期望以此结束对不满者的困扰与主办单位一路来的辛苦。我心诚意不变。”
    张悬本人在博客上对这一事件作出回应,称自己的言论被误读。5日晚间,张悬再通过短信向凤凰网回应此事,并表示以后不再回应此事。
    张悬回应短信原文如下:
    “如我所说,当时我尽力与那位同学平等也平静对话,我当时所言毫无嘲讽或曾是提及过任何区分彼此的话。该遭遇的我诚心概括承受。谢谢其中愿意理解,还原与交流的听众和媒体,我无尽感恩。
    我盼望这样的事带来的不再是辱骂和撕裂,而是任何可能用新的态度去看既有问题的机会。这是我最后能说的。”
    2013年11月6日,台“陆委会”回应
    台湾歌手张悬在英国演唱时展示青天白日旗,台湾“中央社”报道,台当局“陆委会主委”王郁琦2013年11月6日在台“立法院”说,如果张悬北京演唱会因此取消,“会心痛”,将尽最大能力让陆方了解台湾感受。
    据悉,张悬在英国曼彻斯特举办小型演唱会时曾展示青天白日旗,在大陆网友中引发议论。张悬在自己的facebook上说,如果外界无法平心看待事情真正经过,“不必等到票房回馈,我愿承担一切损失自行取消演唱会”。
    报道称,王郁琦在答复民进党“立委”姚文智质询时称,张悬一事凸显两岸年轻人在互动中会遇到的问题,是两岸教育不同的结果,要解决这个问题,不是增加两岸仇恨,应该彼此了解,互相体谅对方立场,“希望不要泛政治化”,让张悬有不公平待遇。
    他说,会尽所有能力,未来在跟陆方互动过程中,让陆方了解台湾感受,“将此当做增进两岸进一步了解的契机”。
    有媒体报道,张悬原定2013年12月30日在北京五棵松举办演唱会,主办单位透露已收到通知,演唱会被取消,不过还需要等具体通知。
    2013年11月7日,国台办回应
    国台办发言人范丽青表示,“我们希望两岸同胞,特别是青年一代多接触,多交流,增进相互了解和感情,加强中华民族认同,共同为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
    相关评论编辑
    2013年11月7日,据凤凰网报道,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博士生王钦在台湾《旺报》上发表评论《张悬国旗事件背后的政治分歧》,文章如下:“
    著名歌手张悬在英国的一场演唱会中,拿起台湾歌迷带来的“国旗”,随即引起现场大陆歌迷的抗议,并引发后续网络上两岸网民的论战。由此,一场与政治无涉的音乐活动,演变为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实际上,张悬出身外省家庭,且常往来大陆,之前也未发表过激烈的言论,指其搞台独自然是言过其实,但为什么很多大陆人还是无法接受张悬的这一举动呢?而张悬后续所做的书面解释,又可以作何解读呢?
    其实这完全可以从两组概念的区分入手,来分析这一事件背后的政治分歧。张悬说,“旗帜、菠萝酥、台湾米、高山茶和繁体字,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它们都代表著我来的地方,我在哪里看到它们,永远都会是感激、认同和思念。”此话说的不错,正如德国浪漫主义之父赫德所言,“乡愁,是最高贵的痛苦”,当身处异乡时,见到自己的同胞,以及看到与故乡有关的任何事物,自然会十分激动,而热爱自己的家乡更是人之常情,台湾人如此,大陆人亦如是。
    也正是因为意识到这个问题,胡锦涛在2008年其著名的“12.31讲话”中明确提出,台湾同胞爱乡爱土的台湾意识不等于“台独”意识,这一为台湾意识正名的动作,正是要尊重每一个台湾人热爱家乡的情感,并防止其被动辄上纲上线到搞台独。很多大陆人之所以无法接受张悬的这一举动,其实正是因为没有认真去思考二者之间的区别,因此采取不理智的举动,在伤害台湾人民的感情同时,还以为自己的感情受到伤害。
    但张悬所言“这只是一面旗帜,这不是政治”的说法,也有其问题所在,国旗乃至各种有国家主权意涵的符号,皆与政治相关,而在存在巨大政治争议的问题上,如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算不算国旗,台湾与中华民国以及与中国的关系,在许多大陆人看来都很容易挑起矛盾,一旦将这些问题展现在非政治的场合,就很容易让这个活动朝泛政治化的方向演变。
    而很多大陆人之所以在此问题存在坚持,可参考另一组概念的界定,台大的张亚中教授曾指出,对台湾地位的主张存在“台独”与“独台”的区别,前者主张“台湾独立”比较容易判断,但后者则强调“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但又表明“中华民国在台湾”或者“中华民国是台湾”,张教授又以其言论内容的明显程度将后者分为“显性独台”和“隐性独台”。
    而对中国大陆来说,不管是“台独”还是“独台”,本质都是主张台湾“主权独立”。这也可以理解,当很多大陆人看到青天白日满地红这一政治符号的时候,首先想到这是要宣示台独,或者至少是要标示两岸的互不隶属,这对长期接受大一统教育的大陆民众来说,自然是很难接受的。
    区分清楚这两组概念,有助于厘清这一事件背后的是是非非,实际上,虽然近年来两岸已经进入大交流大发展时期,但两岸民众其实并没有认真思考过彼此,其结果便是在各种场合不断上演互相伤害的举动。而这一事件虽然招致争议,却也难得让许多原本不关心两岸政治争议的人们,开始反思两岸问题,思考对方的心路历程,这无疑将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当然,这种反思与思考,必须是双方共同进行的。”
    2013年11月11日,香港中评社刊发快评文章:
    我们认为,“张悬事件”是单一事件,各类媒体大可不必上纲上线,更加不要借此挑拨两岸人民的根本感情,也不要因此过度否定两岸关系的前途。
    我们通过所谓的“张悬事件”,有三个深刻感受:第一,两岸关系进入和平发展时代,但还是浅层次的,两岸之间很多误解没有消除,必须正视。第二,两岸政治对话势在必行,没有政治对话,就达不成政治共识,就无法共同面对政治难题,民众之间的政治误解也就无法消除。第三,两岸之间的各种关系中重在维护,互相之间不要在不合适的场所做出不照顾对方感情的动作来,无论官民,两岸都一样。
编辑此维基

不想看广告?马上订购

外部链接

API C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