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用 Spotify 播放 正在用 YouTube 播放
前往 YouTube 视频

正在加载播放器...

从 Spotify 记录音乐?

将您的 Spotify 帐户连接到您的 Last.fm 帐户,通过任何设备或平台上的任何 Spotify 应用记录您所听的一切内容。

连接到 Spotify

关闭

有新版本的 Last.fm,为确保顺畅运行,请刷新此页面。

传记

张峰奇

张峰奇 个人档案资料
基 本 资 料
·中文名: 张峰奇
·英文名: Chang Daniel
·生 日: 1986 / 8 / 29
·星 座: 处女座
·血 型:
·身 高: 172 cm
·体 重: 58 kg
详 细 资 料
·出道:2003
·专长:钢琴、爵士鼓、心经Rap
·最喜欢男歌手:贾斯汀
·最喜欢女歌手:艾薇儿
·最喜欢男演员:李奥纳多
·最喜欢音乐类型:Rock
·最喜欢的颜色:白色
·有着名的爸爸张魁和大伯张帝,但盛名却让他备感压力
·着作:《少年卡布奇诺》

艺 人 简 介
资深艺人张魁大手笔砸下5000万元,把小儿子张峰奇打造成偶像歌手。小小年纪 的张峰奇经历可不寻常,他 9岁出家,16岁还俗,一脚踏入演艺圈之後,变成了师兄 弟眼中的「恶魔」。
张魁回忆儿子小时候的情景说,峰奇小时候很皮,一天到晚打电动,还把钱藏在鞋子里,钱都臭了。他和妻子杨佩琪商量後,决定利用放暑假的机会,把儿子送去台中,叁加中台禅寺的佛学夏令营。
「爸爸事先都没说,只叫我收拾衣服去夏令营玩,我一去觉得很有意思,就接二 连三叁加了七个梯次。最後一个梯次结束时,我仍然意犹未尽,舍不得回家,我跟我 爸说:『我想出家了!』就这麽一句话,我踏入了佛门。」张峰奇说。
对一个九岁的小孩子而言,出家的生活何其辛苦。早上4、5点起床做早课,晚上 做完晚课才能睡觉,在庙里没有电视、没有漫画、不能吃肉、每天打坐,比当兵还苦 。「我打赌他去3天就受不了,乖乖给我打道回府,没想到,他这一去就是7年,我和他妈妈哭得要死要活。」 「他妈妈每次去看他都劝他回家,没有用,什麽事情都可以勉强,出家这种事勉 强不来。峰奇一去就可以熟背「金钢经」,食衣住行也一切适应,我想,那就顺着他的意思吧!」张魁只好认了,因为儿子年纪虽小,某方面的知识领域却远远超越大人,未来的路就让他自己选择。
在台中的日子,张峰奇的生活和所有小沙弭一样,吃斋念佛、穿僧服,放香(休息)时间在後山花园走走,只有每年过农历年才能回家探亲一次。想念爸爸妈妈的时候怎麽办?张魁一脸不屑说:「他才不会哩!」
张峰奇会心一笑说,出家的生活不像外界想像中枯燥。他13岁的时候,独自带着20个大人送20万个便当到林口中国世纪佛教协进会;20万个便当听起来容易,要热呼呼地在同一时间送到20万人手中,可是个大大的难题。他早在一个星期前,便开始联络餐厅老板娘、分配路线,工程相当浩大。
除了执行经验,张峰奇思想观念的导正,是张魁认为最实质的收获,「经过宗教的洗礼,峰奇的行为准则有了一把尺,不与人争、凡事退一步想,人家骂他,他也不回嘴。」
是否担心儿子凡事忍让的好脾气,容易被人欺负?张魁笑着说:「不会,他有他爸爸在。」
人都有七情六欲,张峰奇出家的时候又正值青春春,如何压抑内心的冲动与欲望?他回答:「就念经啊!我们那边男生、女生是分开的,没机会认识女生,也不会想要越雷池一步;再加上每天行程安排得很紧凑,所以真的不会有那些困扰。」不准挑食、不准外宿、不准谈恋爱
张峰奇出家的时候仍然继续就学,直到 921大地震把学校给震垮了,母亲杨佩琪才再度提出希望他还俗,继续完成学业的恳求。张魁说:「是他妈求他还俗的,有了一些入世生活的体验,如果他将来还是想再出家,我不会拦他。」
刚还俗的时候,张峰奇非常不适应,习惯理光头、穿僧袍的他,既不会整理头发,也不会搭配衣服,「刚开始留头发的时候,好不舒服,觉得头上痒痒的;还有什麽衣服配什麽裤子和鞋子,我根本不知道,常常穿成四不像,被同学取笑『俗到爆』!」
除了帮儿子买衣服,张魁还强迫儿子改吃荤,有一次他带张峰奇去肯德基,当场 下令:「如果你不给我吃炸鸡,今天就一整天不准吃东西!」
张峰奇立刻双手合十,对着鸡说:「哎呀!不是我要杀死你的啦!对不起,对不起!」然後闭着眼睛狼吞虎咽把鸡吃光光。张魁说:「我知道他还是喜欢吃素,不过,既然还俗了,就不要让身边的人麻烦,我要他学会有什麽吃什麽。」
不准挑食、不准外宿,张魁还规定儿子不准谈恋爱,理由是17岁太年轻,怕他被骗。一个月只给他4000元零用钱,遇缺不补,「柿子挑软的吃,我就怕他被骗。很多艺人赚了一辈子的血汗钱,一下子全让人骗光了,我就曾经因为这样撞了满头包。」
张魁笑着说,希望儿子样样强,但泡妞这回事,千万别蠃他。
此外,张魁还栽培张峰奇学吉他、学钢琴。也许遗传了父亲的表演因子,张峰奇短短两年时间,便弹得一手好琴;新专辑中所有的歌曲都是他的个人创作,老爸十分引以为傲。
主打歌「寺庙」是年轻人听的心灵净化歌,有我自己的想法,还加入了一段心经,非常特别。」张峰奇说,他期许自己的创作才华受到肯定,成为陶嚞第二。
「去年我为他拍了一部戏「少年卡布其诺」,碍於苦无频道买片播放,赔了不少钱;再加上这次投资他出唱片的钱,加起来4、5,000万了!」张魁战战竞竞地说:「帮小家伙发片,不只他紧张,我们全家都紧张,把这件事当成家庭事业经营。如果他能当我的接班人,我就可以专心投资假牙生意了。」
问张峰奇现在是否仍和中台禅寺的师兄弟保持联系?是否後悔曾经出家?他义无反顾地表示不後悔,至今仍和师兄弟保持友谊。「不过,他们听说我还俗当歌手,竟然说我是恶魔!我可是一有空就去当义工咧!」
张峰奇在家修行
刚还俗的张峰奇,不念经後,一回家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麽,整天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张魁担心适应不良,便把家里弄成张峰奇喜欢的创作天地,让他因此灵感源源不绝,成了创作型艺人。张魁还自诩父子俩是陶大伟、陶吉吉第二。

编辑此维基

不想看广告?马上订购

API C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