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用 Spotify 播放 正在用 YouTube 播放
前往 YouTube 视频

正在加载播放器...

从 Spotify 记录音乐?

将您的 Spotify 帐户连接到您的 Last.fm 帐户,通过任何设备或平台上的任何 Spotify 应用记录您所听的一切内容。

连接到 Spotify

关闭

有新版本的 Last.fm,为确保顺畅运行,请刷新此页面。

传记

尹光原名吕明光,七岁开始习粤曲大戏,歌唱事业超过50年,一代经典、有“庙街歌王”之称。
  提起尹光这个歌手,相信80后的人都没什么印象。一方面是因为他所唱的都是粤曲,时至今日,粤曲早已没有什么市场,现在流行R&B,Rap,Hi-hop之类的前卫音乐,所以尹光知名度不高也很正常。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歌词。他的歌多为粤曲改编,配上抵死精警、幽默搞笑、谐而不谑的词,这在一部分人看来就是庸俗低下,不适合在高雅场合演唱,曾一度被禁播。
  第一次听的是〈荷里活〉,内容是几个肥婆在河边踢球,不慎落水,“我”奋身相救,却被误认“揩油”。歌词搞笑油滑之余也让人反省 ——游戏时真的要注意安全。接下来又连续听了七个小矮人,相士大只西,又话稗家乡知,脚震震等朗朗上口的名曲。那时我才读四年级,那样的歌真是令我大开 “耳”界,想不到还有人这样唱歌,他抛弃了情天恨海和情深款款,以最贴切大井市民的思想和口味,道出了社会低层人士的辛酸苦乐,讽刺时弊,抨击种种不平现象。在歌曲里,他化身为救人英雄,算命佬,赌鬼,囚犯,上班族,落魄人,隔壁阿叔等小市民,无不尽极嘲讽和变化之能事,把自己踩到最低的同时也最大限度表达了他的思想:对社会人情冷漠的鄙夷,对达官贵人的嘲讽,对误入歧途者的救赎,对失落者的鼓励,对星斗市民的自我解嘲和无可奈何。对于这一点,恐怕连周星星也要让其三分。
  听尹光,是快乐的。他的妙语连珠令人忍俊不禁,你不得不佩服他的鬼马多怪,尽管荒诞不经,触及之处却又确有其事,令人信服;
  听尹光,是享受的。一是曲调丰富优美,糅合了传统粤剧的锣锵大鼓二胡和现代西洋乐器的精华,二是唱腔圆润,声线淳厚,高低跌宕,起承转合恰到好处,这得益于其唱粤曲大戏出身;
  听尹光,是深思的。他的搞笑绝不是让你一笑而过那么简单。你会在不经意的瞬间哼出他的歌,到那时你才发觉,他原来那么睿智,深刻,独到,甚至,先知先觉。你会莞然一笑:他唱得真是太好了。
  香港的庙街,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勘称民间文化发祥之地。尹光虽有“庙街歌王”之称,但他却从没有在庙街唱过歌。只不过是因为他的歌符合本土大众文化及小市民口味,故有此称。或许有人说尹光的歌总是打着“咸湿”的擦边球,语带双关,无厘头,没一点正经,难登大雅之堂。在我看来,尹光一点也不低俗,他只是换了一个角度看世界,其实,说教并不总需要板起面孔,高高在上,一副以天下为己任的样子。试着把自己放低一点,融进这个社会,用大众的语言和方式进行,效果可能更好。像《十四座》,《万恶淫为首》,《铁窗红泪》这些歌就很有教育和警示意义。
  前面说到尹光知名度不高,到现在甚至被遗忘,但看香港的电影,里面却有甚多尹光的印记,可见他又是多么深入人心和无处不在。周润发在《秋天的童话》里喝醉酒,一边开着架破烂车一边高歌:“你妈大减价,益你爸……”,还有吴君如在《金鸡》里骚首弄姿地唱:“肥婆只鸡甩晒毛……”这些场景多么的草根,多么的怀旧,多么的香港。
  属于尹光们的那个时代早已远去,但草根精神和面向逆境奋力向上的斗志在今天依然被提起,而且经久不息。尹光曾在一首歌里唱道:出来学人沟女,认真要学嘢。我想想,改为这样可能更合适点:
  出来学人揾食,认真要学嘢!

编辑此维基

不想看广告?马上订购

API C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