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YouTube 视频

正在加载播放器...

关闭

As your browser speaks English, would you like to change your language to English? Or see other languages.

相关标签

Tenhi仿佛一直在一条阴暗道路上前行的旅人,忧郁、脆弱而又敏感,大自然的一切变化在他们眼中都带着那么一丝伤感。   1996年年底,芬兰人Tyko Saarikko为这个阴暗民谣乐团创作了第一首曲子,Ilkka Salminen也加入了乐团,并且负责了几乎所有的配器。经过短暂的磨合之后,在第二年春天他们发行了一个demo tape"Kertomuksia",凭借这份demo的良好声誉,他们迁入了著名的德国厂牌Prophecy Productions旗下,在录制了一份promo样带之后,他们与厂牌之间签订了三张大碟的合约。   1998年春天,在“Hallavedet”这张Mcd录制之前,Ilmari Issakainen应邀加入了乐队。所有的录音混音工作居然在仓促的16个小时中全部完成,这也是为何乐队一直对这张MCD如此不满意的原因,与他们后来的一贯水平与希望达到的水平相差太远。那一年的夏天,当乐队正在为他们第一张专辑作准备的时候,小提琴手Eleonora Lundell加入了他们,99年的秋天,专辑‘Kauan’录制完毕。如同专辑封面中紫色调雾气浓重的湖面所预示的一样,虽然他们加入的是一个以金属为主的厂牌旗下,但大段大段的原声吉他所带来的是极纯粹的民谣,如冰冷湖水般沉静的男声用母语芬兰语歌颂着自然的轮回。   2000年,Tenhi得到了两次演出的机会,一次是在德国的Wave-Gotik-Treffen中,但这场演出却由于一些广为人知的原因(但至少对中国人来说不是…)取消了,所以Tenhi第一次的现场演出是在芬兰的Karjaa Faces节上,笛手Veera因故没有出席现场的演出(但我们一样能在后来的airut:ciwi中听到他的演奏),他们请来了客座女笛手Janina Lehto,并且以后这位女笛手也时常来到这个团队中,她那前卫的思想为乐团带来了新的活力,我们可以在Tenhi的第二张专辑`vare`.中听到她的美妙演出。   同样在2000的夏季,他们重新录制了 `Kielo′并将它与另外两首新歌一同发行,这就是那张Mcd`airut:ciwi`.年尾,他们投入到第二张专辑Vare的录制工作当中,在经历了一些挫折之后,专辑在2002年秋天发行了。如果说Kauan中还能稍稍体味到一丝金属,那么Vare则将这剩下的一丝金属感用氛围来代替了,整张专辑笼罩在一片深邃不可知的深沉当中。   2001年夏初,tenhi又得到了一次去德国Wave-Gotik-Treffen演出的机会,这次的演出很顺利,紧接着,他们在秋天与Dornenreich和Of The Wand And The… 了解更多

最佳单曲

最佳专辑

相似艺术家

吼吼箱

登录到 Last.fm注册后在吼吼箱留言。

API C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