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播放器...

关闭

As your browser speaks English, would you like to change your language to English? Or see other languages.

We’re currently migrating data (including scrobbles) to our new site and to minimise data disruption, we’ve temporarily suspended some functionality. Rest assured, we’re re-activating features one-by-one as soon as each data migration completes. Keep an eye on progress here.

约翰尼·卡什12岁的时候就开始玩吉他并且写歌了。高中时,他非常成功地在电台里做了表演。青年时期,他搬到了底特律,并且在那工作一直到他在德国当上了一名播音员。1954年他与Vivian Liberto 结婚了,他们在孟菲斯定居了,在那里约翰尼·卡什做推销员和电台广播员的工作,这是他的第一次婚姻,也是一次不成功的婚姻。
  约翰尼·卡什 1968年的现场唱片《At Folsom Prison》,当年的销售量为上百万,当时他经常去一些监狱或者劳教所之类的地方为那些犯人表演,并且和他们一起谈论一些关于政府和政治的话题。着名摇滚艺术家Bob Dylan邀请约翰尼·卡什与他一起表演二重奏,就是这一次他们俩一起上了ABC电视节目。
  由于电视的传播,约翰尼·卡什很快就成为该地区最为着名的演员。1969年乡村音乐联合会的奖项几乎都被约翰尼·卡什包了。他得了当年的最佳艺人奖、男歌手奖并和Jane Carter共同获得了最佳组合奖。专辑《Johnny Cash at San Quantin》成为他当年得奖的第二张专辑。约翰尼·卡什的唱片单曲“A Boy Named Sue”也获得了当年的最佳单曲奖。
  同年6月7日在电视上首演的“The Johnny Cash Show”(约翰尼·卡什现场演出)(演出的客串巨星有Bob Dylon和Joni Mitchell)成为当年夏季的系列节目。第二年1月继续播放,一直到1971年5月,每周观众达两千三百万人。
  1970年4月17日,约翰尼·卡什在他的这个高峰时期,接受了白宫官员H. R. Haldeman的邀请,他邀请约翰尼·卡什去白宫演出。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要求他唱三首歌,但是约翰尼·卡什只唱了两首,其中包含那首《Okie From Muskogee》。在客人的要求下,他还唱了“A Boy Named Sue”,还有那首曾经引起很大争议的反越战争歌曲“What Is Truth”,这张单曲唱片曾列排行榜第三位。
  同年5月份,约翰尼·卡什和Kris Douglas一起拍摄了电影《A Gunfighter》。9月6日,他为这部影片所唱的歌曲“Sunday Morning Coming Down”开始上榜。这首歌是Kirs Douglas在离婚后所写的。约翰尼·卡什生前曾对《音乐人》杂志的Bill Flanagan谈到此说:“Kris公司的人对他(指Kris)说,如果他把他的歌给我唱的话,那就非开了他不可。可是有一个星期日,他搭直升飞机落到我家的院里,带来了这首‘Sunday Morning Coming Down’。Kris从直升机下来时,一手拿着一杯啤酒,另一手拿着一盘磁带,兴高采烈地把他的这首歌给了我。”
  约翰尼·卡什录成这首歌后,在排行榜首停留了两周。后来CMA(美国乡村音乐协会)于10月6日将这首歌评为当年最佳歌曲。恰好“纳须维尔作曲家联合会”于10月12日成立了名人堂,约翰尼·卡什的名字,终于在1977年被列入。
  1982年,在Sun唱片公司的资助下,约翰尼·卡什又出版了新专辑《The Survivors》。三年后,他和Kris Kristofferson, Waylon Jennings, 和Willie Nelson 合作,出版了唱片《Highwayman》,他们在80年代后期偶然性的一起演出了此唱片,1990年他们又出版了 《Highwayman 2》。1995年,这些乐坛精英又一起出版了专辑《The Road Goes On Forever》。
  80年代中期约翰尼·卡什开始了与 Columbia(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的长期合作。
  在1986年他断断续续地开始了与Mercury唱片公司的合作。在80年代后期,他更加频繁地参加一些演出,而且每次演出几乎都带着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 Helen 与Anita Carter。就是从这几年开始他进入了电影界还有电视演出。同时,约翰尼·卡什也开始了健康方面的担忧,并做了心脏手术而且经常要服用一些止痛药。
  1992年的时候,他已经自己写了400多首歌了,而且在乡村音乐界也大有名望。也是这一年,他出版了专辑《The Essential Johnny Cash》。在1993年,他的《American Recordings》使喜爱音乐的人再一次为之欢呼,又一个经典之作诞生了,这时他在同名唱片公司效力。
  就这样,约翰尼·卡什一直走着自己平坦的音乐道路,虽然天不遂人愿,约翰尼·卡什的身体却和他的音乐事业成了反比,但他还是不断出新,不断地进步,直至带着音乐在去往天堂的路上徘徊。

美国总统布什称赞说:“约翰尼·卡什是影响深远的乐坛传奇,也是美国音乐的代表性人物。他宏亮的声音和慈悲的心肠,一直感动着数代人,他值得所有人怀念,我们也都会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位奇才的。”
  Bono:约翰尼·卡什曾经翻唱过U2乐队的歌曲《One》,其主唱Bono表示:“Johnny一直很照顾我,他是一位很有思想的人。他的歌能够反映出很多情绪,仿佛像在诉说自己的心事一样,让听了的人不得不联想很多。我觉得听Johnny Cash的歌不是纯粹的在欣赏音乐,更要领会他歌中的感情世界,这才是Johnny Cash歌中的真谛。”
  Nick Cave:对Johnny Cash最为欣赏甚至达到个人崇拜地步的要属Nick Cave了。他从九岁的时候九开始听Johnny Cash的歌了。澳大利亚电视台首次播出Johnny Cash的节目时,Nick Cave正时九岁,他和父母一起看电视,当时他们还住在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的一个小镇上。
  Nick Cave回想起当时看Johnny Cash的表演时说:“我当时对音乐存在的意义毫无概念,也不是特别感兴趣。节目开始了,Johnny Cash背对屏幕,只看到一个剪影,然后他转身面对摄像机说:‘你好,我是Johnny Cash。’然后节目继续,你知道他的一贯风格,一身黑。当时只是感觉他真的很酷。Johnny Cash演出时永远是一身黑衣,歌曲也常涉及到犯罪凶杀等较灰暗的内容,所以有the man in black(黑暗中的男人)的称号。这些我记得非常非常地清楚,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摇滚中禁忌的一面。这是我初次尝到摇滚中出轨部分的滋味。于是突然地,我开始对摇滚音乐产生兴趣。之前我听的是Tijuana Brass(拉丁风格铜管乐团),类似 "Spanish Flea"这样的歌。就是这类东西,让我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看待音乐。所以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Johnny Cash夺走了我的‘童贞’。当时,我心里想的是,我终于知道了音乐中某些邪恶的东西,这对我产生了巨大影响。”
  约翰尼·卡什在 American唱片公司发行的唱片中有三首和Nick Cave有关。他在“American III: Solitary Man”中翻唱了Nick的“The Mercy Seat”。“American IV: The Man Comes Around”中他和Nick合唱了Hank Williams的“I'm So Lonesome I Could Cry”。当时还录了另一首歌叫“Cindy”,不过直到他去世后才在“Unearthed”5CD套装中发表。Nick Cave谈及录制“Cindy”这首歌时,说:“Johnny Cash始终在我心中占有重要地位。在录制歌曲‘Cindy’时,我以为我走调了,很尴尬。我害怕了,不知道怎样才能和这样一个及近完美的声音一起合唱,而不让自己的歌声显得无足轻重。于是有些紧张地问是不是我走调了,会乾扰到他,Johnny Cash却告诉我说,不是我走调了,而是他自己走调了。然后我就放松多了,也觉得少了些许压力,最后还是在Johnny Cash的鼓励下录完了这首歌。”
  Rick Rubin(Johnny Cash的制作人):“我询问Johnny Cash是否愿意和Nick合唱一首歌,当即就答应了,并欢快的问唱什么歌?还建议说可以来个悲情版的'I'm So Lonesome I Could Cry',或者还有一首'Cindy'。 他还很坦白地说自己经常唱'I'm So Lonesome I Could Cry'但没听过'Cindy'。不过,当Nick过来给他唱了一点点这首'Cindy'时,Johnny Cash就把余下的全唱出来了,而且他甚至还记得一节Nick都不知道的歌词。Johnny Cash是一个很认真、很敬业的歌手,虽然有些放荡不羁,但是他骨子里却不是那样的,他对待人也不像他的打扮那样冷酷,很和蔼的。”
   David Ferguson:“我们录制专辑的时候是在Rick家里,弹吉它的是Smokey Hormel和Mike Campbell。休息的时候大家有说有笑,Johnny Cash也不例外,他比任何人都风趣、幽默。但是只要一开始工作,他就能马上投入工作,变得非常地严肃。”
  Mike Campbell:“我发现,就算你把某人奉若偶像,在两个音乐人之间还是会有一种移情。一旦你们开始在一起合作,就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变成两个平等交流的人,相互尊重。你会陶醉在音乐里,然后忽然的,你睁开眼睛意识到‘哦!该死,这是Johnny Cash!’但是约翰尼·卡什的歌就是这样,能够让你忘记一切,他就像有一种魔力一样,让你不得不钦佩!”

专题

API Ca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