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 预感

    19 Nov 2006, 05:25 by lullbaby

    只是看到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声音飘荡在异域的水桥上,她说,看到一幅海报,鼓励女人参军。

    我就预感到,她是朱哲琴

    第一幕,他在课堂上挨了巴掌。他神情狂喜中带着惊慌,与一个蹩脚的女孩子相拥。

    我就预感到,他是安徒生。

    在第九剧场,看到一个个子不高的老外,头发凌乱,穿着毛衣,稍微驼背,很骨感。

    真是比较像卡拉克斯。不过,当然,他不是他。

    在《我们走在大路上》的大幅海报下,小羊又抱了我一下。晕,算一算,我长大成人之后,还没有被一个人拥抱过这么多次。在等我的十几分钟,她应该在冷风中吸过一两支烟。

    戴着红色的长筒手套,好像里面也能装冬季礼物一样。她一年四季好像都要穿丝袜配高跟鞋。嗯,她还是她。